旦那萨玛小天使🍥🍧🍩🍵🍭

脾气大心眼小


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
我爱你有几分,
我的情也真,
我的爱也真,
月亮代表我的心,
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
我爱你有几分,
我的情不移,
我的爱不变,
月亮代表我的心。

贺天你知不知道
莫关山没那么多心眼
只是有点神经大条的迟钝
你对他的好
他都记在心里哦
别再猜疑了
别再互相伤害了
你问他
爱你有多深
爱你有几分
他的情不移
他的爱不变
你去想一想
你去看一看
月亮都知道🌙

【呈寸】不哭不闹的乖宝宝就不用亲亲抱抱举高高了嘛!

人物ox,ooc我的

大概一发完

(昨晚上发的被删了难过Ծ︿Ծ)

藻哥藻嫂过年好啊啊啊啊!!

王各各:

给自己吃糖!藻哥藻嫂最配!

【H&M】今、会いにゆきます

【H&M】今、会いにゆきます

现在就来见你啊

莫山关刻意放慢收拾的速度。因为心跳得太快了
房间本就干净整洁,没有多余的东西。在这里住了五年,每天高强度的训练,让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其他。不停地学习,不停地训练,日以继夜,终于考上了军校。终于可以以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了,不依靠其他。

今天就是新的旅程开始的日子

童年时期父亲被判死刑,高中时期母亲生病去世,让他对这个世界绝望至极。一度自暴自弃。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存在的意义了,就让他随波逐流看看最后会成个什么样子吧。这样想着,
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了。

这样耀眼的一颗明星,莫山关这样的人只敢在阴暗的角落里偶尔看上几眼吧。

原本以为不会有阳光照向自己,可是总有那么不安份的光分子被那不羁的红发吸引。

“哟,渣滓红毛。”

一声不明所以的打招呼方式,让莫山关恶狠狠的回了头,原来是贺天他们一行人。啊,就是那个贺天,那个走到哪里都有一群拥护者的贺天。旁边围着的男男女女七嘴八舌地,逮到一个新闻就迫不及待地说给贺天听,为了博得贺天一笑。

说到,
“对,就是那个红毛,听说爹妈都死了!”
“是呢是呢,小混混天天不务正业,尽整些有的没的来博人眼球!”
“最近那个大事件你们听说了没!”
“啥呀!不就是他每天整的那些破事!”
“不是不是啊!听说,他最近逼一个女生和他上床!”
“哦哦哦哦我也听说了,就是那个二班的妹子吧!卧槽!真jb不要脸啊!贺天你说是不是!”
“恶心死了,居然干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,坏死他了!和我们加贺天比起来那可是连地上地灰土都算不上呢~”谄媚的靠了过来,贺天礼貌的用绅士手挡住了倒向他地一个浓妆艳抹的妹子。

一群人七嘴八舌地闹的脑仁都疼了。可是,他可是贺天啊,还要保持一贯的微笑。

“是了是了,小红毛怎么这么调皮呢。”无耐地附和着。

莫山关听见他们说的全过程,毫不犹豫地抡起手边的一个扫把,用力扔向他们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们。

簇拥在贺天前面的都是女生,看着飞来的扫把,尖叫连连,贺天眼疾手快,冲出人堆,挡住了扫把的袭击。只不过是背上挨了一扫把,一声闷响。

周围的一群男男女女不淡定了。

“贺天贺天你没事吧!!!”
“那个红毛也太阴险了吧!居然扔扫把!”
“不要脸,自己敢做还不让人说了!”
……

贺天趁乱从人群中逃了出来。

呼——多亏了那个红毛,给自己解围了。真是麻烦啊,一群人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

贺天独自走在僻静的校园小道上,夕阳把影子拉的老长老长,有一点点暖暖的,让人放松的想打个哈欠。

这时,远远地传来一声慵懒的“喵——”。接着是几声轻轻的笑声。

走过一个转角,贺天看见了。

那一头红发的少年蹲在一个花盆旁边,脚边摆着一个洒水的壶,地上有些水渍,花盆里的小花苞上还有点点水珠,在夕阳下闪着光晖,看样子是刚刚浇过水。少年正在抚摸着一只小奶猫。小奶猫顺从的仰着脖子让人顺毛,一边发出舒服的喵叫声。少年抱起小奶猫在脸上蹭蹭,奶猫也伸出舌头舔舔舔,逗得贺天不小心笑出了声。

少年警觉的抬起头,放下小奶猫,又随手抡起浇水的壶扔了出去。

瞬间变了个凶神恶煞的人。
“谁tm让你偷窥老子了!”

说完就跑。

小奶猫也被带走了。

空留贺天一个人被浇了大半壶水站在夕阳下。

水顺着发丝滑落,夕阳下,晶莹剔透,闪闪的,就好像那刚被浇过水的小花苞一样。

贺天走近,蹲下来轻抚着小花苞。

“是个可爱的人。”

_TBC_

所以人啊,孤独终老不好吗,(不是对太太说的,只是我自我发泄的毒鸡汤,不要在意)

桃吃:

难过,想哭

一发负能量。

五天没有办法好好吃晚饭了

原本也没多大的事,被我妈一发暴击。

【呈寸】邪教【ウヲアイニ】小番外!!!

幻想着有这一幕,
哇,萌哭我!
假装更新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贺呈突然凑过来,吻上了唇,傻寸儿惊愕地睁大眼睛,任由着贺呈在他嘴里掠夺空气,吮吸舌尖,发出“滋滋”地水渍声。

吻毕,贺呈睁开眼睛,发现傻寸儿一直瞪大着眼睛,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,说,“我的傻寸儿哟,不知道大人间地接吻是要闭上眼睛的嘛。”

傻寸儿歪着脑袋,顶着刚刚红扑扑的唇问,“为什么一定要闭上眼睛哇!”

贺呈单手摸着傻寸儿有点扎手的后脑勺,自己也凑过去,额头相碰,“那样就不美了啊。”

傻寸儿一脸认真,“呈哥哥你这样就很美!”

\\\\\\\\\\\呈哥也红了老脸嘻嘻!!!!!!

最近很难过,希望我能挺过来
脾气大还心眼小
(づ ●─● )づ

22+∞

果然,我的眼泪对瘦骨嶙峋,蹒跚颤巍的老阿婆完全没有防备,只要她们出现,眼泪就会簌簌流下。
一想到一生,,,一辈子都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下,没有人能够体会吧。
阿婆唯一笑着的时候是讲述着小时候,村里的一个老爹爹教他们一群娃仔妹仔们唱歌的情景。
『只愁命短不愁穷』阿婆唱着,随后说,这个世界还是这样红红火火的绽放着,美丽着,她还想活。
祝您,您们,长命百岁,活着不是让自己笼盖在黑暗的记忆里,是希望。

















啊,想爷爷奶奶了

我会一直爱你
虽然有过彷徨



#毛毛和贺不要脸#